浚县“文化符号”内,咋冒出了违建?

大约一周前,一个来自江苏省南京市的投诉电话引起了记者关注。
 
  投诉人姓端木,称自己近期来到鹤壁市浚县子贡墓拜谒先人时,对自己在浚县的所见所谓“倍感失望”:先祖子贡之墓及一块立于明朝万历年间的石碑散落在麦田中无人打理;子贡文化的重要符号——端木海、子贡祠沦为垃圾场;更令他感到气愤的是,为纪念子贡而修建,被浚县视为“文化符号”的子贡文化广场(下简称子贡广场)中居然建起了一栋住宅楼,且建成后的高度将超过子贡塑像。
 
  现实中的情况是否如端木先生投诉电话中所言?浚县当地对待子贡文化又是一种怎样的态度?带着这些疑问,11月18日全天,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在浚县进行了采访。
 
  文化广场内冒出一片建筑工地
 
  11月18日,大河报记者来到位于浚县县城黄河路与怀禹路交叉口附近的子贡广场。
 
  子贡广场入口处矗立着一块高大的牌坊,牌坊上的对联、浮雕等内容均记载着子贡的生平与后人对其的褒扬。但就在这块牌坊后,广场正中道路的行道砖已破损严重,路面多有油污,道路两侧摆放着两排贩卖小吃的固定摊位。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夏天,子贡文化广场是当地较为热闹的夜市摊所在地,即便到了冬天,也有两家卖宵夜的摊位在此经营。除此之外,这里还是附近居民的“临时停车场”。
 
  走入子贡广场发现,广场南侧竖起了一排长约百米的施工铁皮围挡,被圈起来的工地占据了该广场南侧的大部分区域,就连广场配套的凉亭和风雨连廊也被圈在了围挡之内。
 
  记者通过无人机观察发现,前述围挡内的在建工程已高于地面,但记者在此采访时,工地处于停工状态。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当地居民对子贡广场管理方面的“吐槽”已并非一天两天。
 
  早在2011年,当地就有居民曾在网络“领导留言板”中反映子贡广场“脏乱差”等问题。而浚县政府也曾公开回复称,子贡广场属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范围,还表示浚县政府已委托专业机构修编名城保护规划,并将在文化广场周边增设公厕等配套设施。
 
  对外宣称要建“办公楼”,实则住宅楼正在销售中
 
  为弄清上述在建工地的具体情况,当天,记者先后对浚县行政服务大厅相关职能单位窗口,浚县自然资源局用地股、利用股、规划股,浚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建工股等进行了走访。
 
  经与上述职能单位确认,子贡广场中的在建工程无用地、规划、建设等手续,系违章建筑。
 
  在确定该在建工程系违章建筑后,记者又来到了浚县“两违”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当地处理违法用地、违章建筑查处事项的主管单位)了解情况。该办公室一名朱姓副主任说,经该办了解,子贡广场上的在建工程系“南村大队综合办公楼”,但该项目确实没有合法手续,该办目前已令其停工。但对于该工程的后续处理,朱主任表示“两违办”并非常设职能单位,处理能力有限,如记者对该在建工程有相关异议,也建议记者前往南村大队反映相关诉求。
 
  社区办公楼为何会建在多年前已建好的子贡广场之中?带着疑问,记者对子贡广场附近的居民进行了走访,但其中实情却令记者吃了一惊。
 
  子贡广场南侧一商户告诉记者,正在建设的工程系南街社区个别村干部所建,名为“办公楼”,实则为“单元房”(当地居民对住宅的俗称),并告诉记者如想买这里的房子,可前往广场上一房地产项目的售楼部进行咨询。
 
  在子贡广场东侧一在售楼盘的售楼部,销售人员表示,广场上所建楼房他们确实在帮忙代售,该楼房共计4层,配有电梯。1楼为商铺,单间面积165平方米,共计10间,目前还有部分剩余;2-3楼设计为四室两厅的住宅,单套面积145平方米,售价每平方米2680元,共计20套,目前也尚有未售房源;4楼则为开发者自行使用,目前不对外销售。此外,销售人员还介绍说,该楼房所占用土地为村集体用地,项目系个人开发,并无相关产权手续。
 
  “仿古”建筑群人气颇旺,历史真迹却沦为垃圾场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就在几年前,浚县曾“大手笔”的进行了《浚县古城保护与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上述多处与子贡相关的文化遗址被列入其中。
 
  2019年11月,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更是在“河南省鹤壁市浚县儒商文化观光园”的规划设计中,对子贡祠、子贡墓、端木海等文化真迹提出了具体的优化、保护建议,仅规划原文就多达170余页。
 
  而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就在今年3月17日,一则关于浚县在“新冠”疫情后期,积极复产复工的公开报道中,浚县古城办的工作人员曾明确表示,目前,子贡祠、子贡墓的修缮工作已在进行之中。
 
  在采访当天,记者也先后前往上述与子贡文化相关的重要文化遗址进行了探访发现:
  子贡墓:无硬化道路可以通达,子贡墓冢连同一块明朝万历年间的石碑散落在麦田之中,记者到达时还发现,墓冢上还留有新近开挖、取土的痕迹。
 
  子贡祠:位于浚县县城南大街,如今通过村间小道一墙体上的破洞可以到达,主体区域是一片荒野,堆满生活垃圾。
 
  端木海(子贡坑):与子贡祠相邻,如今已用围墙封闭,航拍照片所示,杂草丛生,坑中倾倒有大量生活垃圾。
 
  就在记者结束当天采访时,浚县古城上空无人机传来的航拍画面所示:在浚县数年前“大手笔”打造的“仿古”建筑群中,游客络绎不绝,门店生意兴隆。而不远处,端木坑、子贡祠等文化真迹,却被生活垃圾所覆盖,藏身于村落之间。
 
  保护好这些子贡遗址,是对儒家文化最好的传播
 
  中国先秦史学会会长兼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古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宫长为曾多次到浚县,亲身参与子贡文化保护、发掘的研讨。
 
  在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宫长为介绍说,关于子贡,学界有这样一个说法:孔子以后,儒分为八,其中的子贡之儒,或者说子贡文化,是当中的一个突出代表。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司马迁对子贡所费笔墨最多,其传记就篇幅而言在孔门众弟子中是最长的,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子贡在历史上的地位。“子贡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子贡文化是孔子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宫长为说。
 
  此外,对于子贡文化的重要意义,宫长为进一步阐释说,子贡文化及其所反映的社会历史阶段,正处于中华文明的开创阶段后段,即从开创阶段向发展阶段的过渡,有着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
 
  “岁月失语,为石能言。对遗址、遗迹的保护,是文化得以源远流长的重要保障。”宫长为说,若将全国各地现今保留的有关子贡文化的遗存或遗迹,包括地方志材料在内,作一综合性考察,以浚县为例,最具标志性的便是子贡祠、子贡墓、子贡手植楷树、庐墓堂等遗址。这些遗址都是子贡文化得以传世的载体,保护好这些遗址,让更多的人在参观过程中领略儒家文化的风采,这不仅是对先哲子贡的尊重,更是对儒家文化最好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