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占数字经济未来发展制高点

要站在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高度,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发展安全两件大事,充分发挥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正在加速改变世界。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大规模发展,互联网承载的数据和信息越来越丰富。这些数据资源已经成为国家重要战略资源和新生产要素,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国家治理、社会管理、人民生活产生重大影响,成为改变国际竞争格局的新变量。
 
  我国高度重视发展数字经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作出了一系列战略部署。“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各地陆续出台相关实施方案和行动计划,构建了既有顶层设计又有具体措施的政策支持体系。在强大合力之下,数字经济发展较快、成就显著。
 
  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我们要认清数字经济发展新趋势,开拓数字经济发展新局面,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
 
  数字经济行不行,底层在基础设施。要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数字基建一头连着巨额投资,一头牵着不断升级的应用大市场,将成为我国探索经济发展新机遇的重要引擎。要加大5G、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等新基建投资力度,力求打造集约高效、经济适用、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
 
  数字经济强不强,“命门”在核心技术。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讨不来、买不来。尽管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很大,大型公司很多,但是核心元器件仍然严重依赖外国,这是隐患所在。要掌握数字经济发展主动权,保障网络安全、国家安全,就必须突破核心技术难题。要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新型举国体制优势、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在一些领域、一些方面实现“变道超车”。只有夯实技术基础、掌握核心技术,才能把控好数字经济的“命门”。
 
  数字技术好不好,关键在应用。要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加速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和乡村振兴,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发挥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同时,大力培养既有行业背景又有数字化素养的复合型人才,加快我国产业数字化进程和产业链创新。
 
  数字经济走得远不远,核心在治理。规范数字经济发展,要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要把握数字经济发展规律,建立健全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明确规则,划清底线,更好统筹发展和安全、国内和国际,促进公平竞争,反对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要加快健全数字经济法律法规,及时弥补规则空白和漏洞,加强数据产权制度建设,强化企业数据安全责任。构建有活力、有创新力的制度环境。这样,推动数字经济“行稳致远”。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