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南情报站策动敌58师起义

2019-01-08 11:31

 原标题:营口解放是东北战场上最后一战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欲从营口登陆北上,占领东北。我军两次解放营口,打乱其计划部署。辽沈战役决胜阶段,东北残敌有从营口乘船逃跑的动向,我军连续行军数昼夜,切断敌军逃跑路线,攻占营口,夺取了东北战场的全面胜利。

国民党统治期间 营口市民逃亡10万

据辽宁省档案馆编研处副处长李荣介绍,1946年4月至1948年2月,营口被国民党控制期间,国民党以高压手段维护其统治,贪污腐败,横征暴敛,民不聊生。

国民党接收营口企业不是为了发展经济,而是中饱私囊。接收纺纱厂的大员将厂内棉布、棉纱大批盗卖;接收卷烟厂的大员除盗卖成品外,还将大量烟叶运走卖钱。营口的制镁厂则被国民党官兵盗卖一空,据不完全统计,共盗卖各种发动机1700余台、电解铜板300吨,16座厂房被拆除。

在国民党统治期间,营口港暂缓开放,外来客货船只不许进港,本地船只也不得驶往外洋。这导致大量码头工人失业,服务于港口的大小店铺难以为继,大半营口人失去了生活来源。

此外,国民党反动派还常常以“敌产”为名“劫收”大批民族工商业户。由于滥发钞票,引起物价飞涨500多倍。

李荣说,当时的营口市民还饱受国民党奴役。为加固营口城防,国民党军队强制市民修建防御工事,西潮沟至牛家屯的工事长达十余公里,动用人力多达11万人次。1948年1月,解放军包围营口时,国民党军见人就抓,每天驱使万余市民在辽河中间破冰开沟,监工的国民党特务对市民不断地拳打脚踢,现场倒毙者大有人在。在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下,营口市民大量逃亡,市民总数从1946年的24万人锐减到1948年初的不足14万人。

两夺营口,延缓敌军增兵东北脚步

营口地势平坦,水陆交通便利,是通向东北腹地重要的战略屏障。“大兵团从营口登陆,可迅速向东、西、北三个方向进军,因而在解放战争期间,国共双方均对营口进行了多次反复争夺。”辽宁省档案馆编研处副处长李荣对记者说。

1945年10月20日,我党派出干部摧毁了伪政权,接收了营口市公署和警察局,成立了市民主政府和公安局,这是营口第一次解放。

当年11月1日,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乘军舰驶至营口海面,见我军守卫森严无奈返回。4天后,国民党要员又乘舰艇来营口,准备与我军代表谈判,欲接收营口,被严词拒绝,驶离营口时,舰艇向营口发射百余枚炮弹,我军当即予以还击。

“和平接收营口”的企图破灭后,国民党军队在秦皇岛登陆进占山海关,向东北运兵。1946年1月5日,国民党第52军25师抢占盘山,进逼营口。我军在高坎设伏,歼敌两个连后撤出战斗。

1946年1月10日,敌25师占领营口,中共营口市委则在敌军入城前安然撤出,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均徒步而行,妇女和体弱者乘胶轮车转移。由于准备充分,布匹、药品乃至报社的印刷机等都顺利运至海城东部山区。

当年1月13日,敌25师主力调往沈阳,当日黄昏,我军杀了个回马枪,连续突破警察局、烟厂等据点。到午夜,敌人被压缩在大白楼、海关、邮局三座“孤岛”中,此时正是国共双方签订的停战协定生效之时。

我军派出代表给大白楼内的守敌送信,提出停止战斗,执行停战协定。但敌军非但不停火,还扬言“停战令对东北无效”,并打死我军战士两名,打伤数十名百姓。我军愤而再度发起攻击,于14日凌晨结束战斗,歼灭敌人一个加强营,夺回仅被敌人占领3天的营口。

李荣说,此战创下了国民党正规军在东北整营被歼的先例,营口的再度解放,也迫使国民党调集5个军在营口登陆的计划泡汤,为东北战场赢得了主动。

为策动敌58师起义,专门成立辽南情报站

1947年4月初,国民党将领王家善所部败退至营口。王家善被委任为营口城防司令,其所率部队被命名为暂编第58师,由第52军节制。

当年10月,辽南解放军进攻营口,敌58师力不能支。国民党急调4艘军舰和由国民党军统特务改编的部队——交警总队前来支援,辽南解放军主动撤出战斗。

此后敌交警总队留驻营口。交警总队是国民党嫡系中的王牌,在营口驻守繁华地段,相比之下,58师算杂牌军,不仅防守区域大还有不少无险可守的防区;交警总队的伙食多是大米白面,且有余粮高价出售,58师则军粮不足,伙食大部分是高粱米;交警总队配备的是全新的美式装备,发给58师的多是修理过的破烂武器……

这些不平等待遇令58师的官兵愤愤不平。在解放军攻城时,58师的军官廉政、张海涛等欲促使王家善起义,但计划泄露。王家善为避免他们被宪兵队抓住,将他们送出了营口。

李荣介绍说,敌军内部的上述动向,均被中共中央东北局掌握。1947年10月,东北局社会部成立了以石迪为负责人的辽南情报站,该站的中心任务就是策动敌58师起义。石迪认为,敌58师3团团长戴逢源是王家善的救命恩人,需要先争取过来。

为此,石迪委派戴逢源的亲属高文浩化装成卖炭商贩三进营口,与戴逢源取得联系。戴逢源不托底,听说自己原来的副官张海涛已在辽南情报站工作,提出要与张海涛接洽。1948年2月13日,高文浩再赴营口,送上了张海涛的印章(此印章本是戴逢源赠予张海涛的)。戴逢源遂不再怀疑,派亲信出城与张海涛接洽起义事宜,并将高文浩引荐给王家善。

王家善担心石迪无法应允起义的条件,想与解放军东北总部直接联系。2月23日,我方在大石桥安排了谈判,辽南军区司令员吴瑞林到场,王家善派自己的侄子、作战科科长王文祥参加。谈判进行得很顺利,吴瑞林表态说,起义部队可保留建制,编为我军的一个独立师,对起义官兵既往不咎,愿意回家的发路费,限3日内起义。王家善方面表示接受条件。

2月25日上午,解放军围城部队发起佯攻,王家善摆出死守架势,炮声隆隆、枪声阵阵,但交战双方均无伤亡。王家善邀52军副军长郑明新视察阵地,并商定于下午2点召开城防会议。

会议于王家善的师部召开,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副官请王家善去接“紧急军情电话”。王家善刚离开,会场的四面窗口即伸进了枪支,包括敌52军副军长郑明新、敌交警总队队长李安,敌警察局局长、银行行长、电业局局长等36名要员均成了俘虏。

当晚7点,三颗红色信号弹在营口上空升起,这是起义成功的信号。58师1团随即撤出阵地,向大石桥开拔,58师2团负责解除敌宪兵队、野炮连、警察局等反动武装,完成上述任务后于当晚9点向大石桥进发。

58师3团则配合解放军攻击敌交警总队。在两支部队的夹攻之下,敌交警总队败退到几座坚固的楼房中,却拒不投降。58师的服装与敌交警总队完全一样,起义时的暗号是左臂系白布条。但这一暗号被敌交警总队识破,其官兵也同样在左臂绑上了白布条,解放军一时难以区分,便让58师3团撤出战斗,改用炮火攻击。至1948年2月26日清晨,除58师8000余人起义外,我军全歼营口守敌,俘敌3000余人,营口第三次解放。

蜡烛引燃敌军逃亡船只

1948年10月23日,原本驻守营口的我辽南军区独立第2师北上参加会战。10月24日,敌52军则乘隙从辽阳、鞍山出动,进占营口。

10月27日,东北野战军第九纵队接到东北野战军总部急电,要求九纵火速南下赶往营口,断敌退路。一场与敌人争时间、抢速度的急行军开始了。

据时任九纵政委的李中权回忆,当初为赶赴围歼廖耀湘兵团战场,九纵以每天70公里的速度已经连续行军七八天了,大部分干部、战士的脚上磨出了血泡,有的因为疲劳过度而晕倒。但一听说敌人占领了营口准备逃跑,立即就把疲劳、病痛统统抛到了脑后,部队昼夜兼程日行80公里,先头部队甚至日行100公里以上。

战士们太疲劳了,有的走着走着就睡着了,为了防止掉队,有的连给各个班发一条绳子,班长拉着绳头,副班长牵着绳尾,战士们在中间,这样可以边走边打瞌睡,避免倒下去。仅有的几辆汽车不是运送军官,而是把炊事班拉到前面,先做好饭,等部队一到,一人一碗,边吃边走。

10月30日午后,九纵先头部队抵达营口远郊,随即与敌军交火。九纵25师曾雍雅师长、27师任昌辉师长向九纵首长汇报时,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今天的仗打得好恶呀!敌人拼命地反击,都被我们打退了。”

据俘虏交代,我军的行军速度大大出乎敌人所料。就在10月30日当天,敌52军军长刘玉章还扬言:“共军就是长了飞毛腿,也还得三天才能赶到;即便来了,也是不堪一击,不要说打仗,连脚也是难站住的。”因此,敌人想趁我军立足未稳将我先头部队吃掉。

九纵首长研究形势后认为,沈阳守敌南逃的希望已破灭,加之我军兵临城下,敌52军可能会独自从海上逃跑。于是决定尽快攻下营口。

经过11月1日一天激战,九纵扫清了营口外围,构成围城之势。当晚8点,敌军以团为单位向我方阵地反扑。据俘虏供认,这是敌丢卒保车、掩护主力逃跑之举。后半夜,派出的侦察分队纷纷报告:城内之敌乱哄哄的,部分已向码头撤退,陆续开始登船,敌52军要逃跑了。

据当时敌52军参谋长廖传枢在后来的回忆录中记述,当夜,运载国民党第52军3师的轮船曾运输过汽油,地板上多被汽油润湿,尽管已提出禁止火烛的要求,但由于船上没有开灯,有人点上蜡烛,后来登船的人太多,导致船底触地,船只失去平衡,这支蜡烛随船身倾斜而引起船内起火,大火将炮兵营所在的下舱全部烧光,船内官兵纷纷跳入水中,淹死者甚多。

11月2日拂晓,九纵在浓雾笼罩下攻城。25师仅用30分钟即攻占了海关码头,拦腰截断东部敌人的逃路;27师迅速攻下了营口西炮台;我26师则攻入市区扫清漏网残敌。

据25师师长曾雍雅在回忆录中讲述:敌军主要官员上船以后,怕船上人多压沉了船,便命令船上的士兵向岸上射击,阻止潮水般的官兵上船。许多国民党军官兵当即丧生于自己人的枪口下,有的临死前还在破口大骂:“蒋介石,狗长官,没良心,自己打自己!”不少没有抢上船去的国民党军官兵,愤怒地向海面的船只开枪射击,展开了一场自相残杀的混战。

见此情景,曾雍雅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向岸上的国民党军官兵射击,对他们展开政治攻势,要他们弃暗投明,共同对敌。在劝降声中,海边数千名国民党军更猛烈地向船上射击。与此同时,我军大炮也向已登船之敌猛烈射击,一艘刚逃离海岸的大火轮中了我军的炮弹,冒出几股巨大的烟火,不一会儿,整条轮船都燃烧起来,渐渐没入烟雾弥漫的大海之中。

至1948年11月2日上午10时许,战斗全部结束。共歼敌1.48万余人,仅有敌52军军部及25师残部登船从海上逃脱。由于沈阳战事先行停息,歼灭营口顽敌即是解放东北的最后一战。

专家档案

李荣

现任辽宁省档案馆编研处副处长,东北财经大学公共管理硕士。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9 南阳新闻网http://www.nydaily.com.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b@ny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