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宝地与人才,一手好牌的魏国为何在七雄争霸中落败?

2019-01-13 11:51

战国早期魏国十分强势,但为什么后来走向了衰落?

一国发展,既需要先决之天时地利,也有赖后世的建设发展。我们不妨以此为思路,探寻魏国的衰落问题。

01 天赐宝地

魏国的核心地区大致位于今山西省西南部和河南省北部。这块土地开发历史悠久,有较发达的水系,很适合垦殖,也适合人力与物资的转运。这些地方至今仍是山西与河南人口最稠密的地区。

魏国吕梁山在其西,中条山在其南,全境受黄河怀抱,其地山河险固,控扼秦国东进与关东诸侯向西的交通要道。

(战国前期局势大略)

魏国以山西部分为基地,向西可以挤压秦国,而秦国如果举国反击,魏军则可缩回河东,凭天险固守。春秋时期的晋国就用此计将秦国长期困在关中,即使晋平公以后,晋国日乱;秦缪公以后,秦国日强,秦国也对晋国无能为力。

向南,魏国可以压制河南。这是晋国和楚国争霸的主要战略方向和通道,晋文公及其继任者以此享有霸主之名。

魏国的河南部分又使其战略层次更加丰富。河南平坦,如果己方足够强势,那么也可以快速灵活地打击对手。

更为关键的是河南虽然是四战之地,但具体到魏国此时此地,其后顾之忧却有望被极大地压缩,尤其是立国初期。

因为“河南之祸中于关中者什之七,中于河北者什之九。”而魏国的山西部分除能阻挡关中,还可制衡河北:赵国能从河北威胁魏国,但赵国如果从河北出击,魏国就可以向晋阳施压,而且邺城在魏国手中,该城背靠太行山,临漳、滏两河,足以抗敌,甚至还可以反击,近距离威胁缺乏纵深保护的赵都邯郸(历史上邯郸曾被魏国攻占)。如此,恐怕赵国会得不偿失。东邻齐国在战国初年处于板荡,唯有南面的楚国有可能发动攻击。

所以从地缘上看,魏国确实是分到了一块宝地,地缘虽具隐患,但风险实属可控。

02 战略失当

按上文的分析,魏国的战略思路是比较容易理顺的。有攻打魏国实力的是秦、齐、楚,能直接冲击魏国核心地区的是赵、韩。魏国山西部分的弱点在于小,可被蚕食;河南部分的弱点是无险可守,一旦魏国转为战略收缩会危如累卵。

所以,魏国最需要利用的是山西部分的地利和初年齐国混乱的天时。魏国应在巩固山西边界关隘以遏制赵、韩两国(或迫使赵、韩两国就范)的前提下,优先解决秦国。同时在中原拉拢位于河南的一众小国,建立对楚屏障。之后,可以采取与秦国扫六合一样的战略。

魏国最需要防范的,就是在劲敌们没有崩溃之前被人围攻,否则必顾此失彼。

然而,魏国历代君主错把四面出击当成了国家战略。魏文侯时期,魏国确实主攻秦国,期间魏国胜多败少,秦国一度谋伐魏国,但畏惧文侯声誉未能成行。此时秦国基本缩回到了洛河以西,被关东诸国视作夷狄。

但魏文侯之后,魏国走向膨胀。魏武侯在秦国还有战争能力的情况下,与周边邻国几乎全部交恶。魏武侯元年,干预赵国内政失败,魏、赵关系之后时好时坏,但因赵国一直谋伐卫国,魏、赵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赵、楚开始走近;七年、九年,两次招惹齐国;十六年,伐楚。

魏惠王立,对魏已有积怨的赵、韩二国一拍即合,令魏国几近崩溃。惠王长期与赵、韩、齐、秦、宋等国混战,终于酿成多国围攻魏国的局面发生。

惠王还将首都从安邑迁往大梁。惠王的本意是通过增加首都与关中的距离,以保证自身安全,但客观上导致了魏国对西线的疏远。这标志着魏国重心从山西移到了河南,而守成于河南而言恰是极其危险的。

襄王即位后,将河西之地割给秦国,开启以地事秦的先例。秦国终于冲出关中,魏国山西部分也始被蚕食。魏国的战略布局已完全陷入被动。待到河东尽丧、韩国失去上党、赵国丢掉晋阳,“诸侯尽西来”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长平之战前的形势)

魏国历代君臣不懈地努力最终将自己陷入了最不利的境地:伐秦不彻底,还要四面出击,结果迫使周边诸侯联合反魏,终于寡不敌众,丧师失地。

03 用人不当

魏国早期以子夏为师,文有李悝、田子方、段干木、翟璜、西门豹等,武有吴起、乐羊等。魏国后期的重臣有魏齐、段干子等,其质量远逊前期:这群人会制定出割让河西,甚至河内、南阳给秦国的计划。

这不是因为魏国没有人才,而是因为魏国不会用人。魏国错过的重要本土人才有:张仪、公孙衍、魏章、范雎、尉缭;被魏国弃置的人才有:孙膑、商鞅、信陵君、廉颇;未在魏国人尽其才的还有吴起、乐毅。

之所以会出现以上情况,是因为魏国用人有几个弊病:喜欢看出身,不信任外来者,好猜忌,君主缺乏主见。

举例如下:

商鞅是卫国人,发迹前长期担任公叔痤的中庶子,魏惠王认为推荐商鞅的意见是“岂不悖乎”。

乐毅在赵武灵王去世后出走魏国,但始终郁郁不得志,最后借昭王令出使燕国,而投奔了燕王。

范雎家贫,早年是须贾的一名属员,然而因为受齐国礼遇,被魏齐、须贾等高官认定通敌,险遭打死。

(魏齐处罚范雎)

廉颇背赵入魏,魏国怀疑此人不忠,始终拒绝启用。

孙膑、吴起则受同僚排挤,全部出走。

信陵君因威望过高、人脉发达而被魏国长期雪藏,不予实权。危急时刻被启用后,安釐王又中离间计,信陵君以纵欲避祸。

魏国历代君主在用人上又多优柔寡断。公叔痤排挤吴起,得到了魏武侯的首肯。之后公叔痤用计,将吴起的行为表述为不忠,魏武侯马上疏远吴起,迫使吴起无法自立。魏安釐王受赵王七十里地诱惑,准备杀前魏相范痤。范痤以自身为鉴劝信陵君作保,安釐王又立即背赵止杀。

此外,魏国给士人的机会恐怕也十分有限。公孙衍、魏章、尉缭仅知为魏人,但魏国似乎从来都不认识他们;参考范雎的经历,同样家贫的张仪,没有选择仕魏,或许也在意料之中;而唐雎直到九十多才获得青史留名的机会。

综上,魏国的衰落主因仍是后天发展。魏国诸君战略失误与用人不当是最主要的原因,他们促成了对魏国最不利的地缘格局的出现,并将大批战略战术和政治人才拱手送人。至于魏国的地理状况虽暗含风险,但风险可控。

参考文献

[汉]司马迁.《史记》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9 南阳新闻网http://www.nydaily.com.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b@ny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