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韩谈判桌下各有诉求(环球热点)

2019-01-17 10:36

 

  2018年12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同到访的韩国外长康京和举行会晤,双方就协调朝鲜半岛无核化事宜进行了磋商。
新华社/美联

  2018年3月—12月,韩国与美国就驻韩美军费用分摊事宜共举行10轮谈判,均以失败告终。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消息人士本周披露,鉴于谈判“在某个级别进展不畅”,下一步规格势必升级,韩美双方高层人物会介入谈判。

     

  讨价还价 无果而终

  美韩军费谈判战线之长,前所未有。美国“狮子大开口”,韩国亦无妥协之意。此前《华尔街邮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应该让韩国的分摊费用“翻一番”,相当于今后5年内平均每年分摊16亿美元(108亿元人民币)。韩国《中央日报》指出,这是“赤裸裸”的施压。《华尔街日报》消息称,文在寅曾对韩国官员表示,他不愿提供比韩国已同意的数额更高的经费。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董向荣介绍说,“冷战时期,韩国对于美国的战略价值十分突出。自1945年,美国开始对韩国进行经济和军事援助,在韩国屯有重兵。经过被誉为“汉江奇迹”的经济增长,韩国已具备较强的经济实力。1988年,美国正式向韩国等盟国提出防卫费分担要求。1991年,美韩两国签订《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2014年签署的第9次特别协定,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从2019年开始,两国进入第10个防卫费分担周期。”

  韩国拒绝签字也有迹可循。一直以来,韩国分担的驻韩美军费用呈现逐年缓慢增长的态势。根据2014年《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韩方当年向美方支付9200亿韩元(约合54.7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加5.8%;协定适用的5年间,韩方每年分担金额依据前一年数额和前两年的消费物价指数作相应调整,但增长幅度不超过4%。

  2018年12月11日-13日在首尔举行的第十轮谈判中,“曙光”乍现。据韩联社报道,双方将对韩军分担费的分歧缩小到约10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13亿元)。但随后美国领导层对此表示强烈反对,要求大幅提升韩方的分担费用。至此,“协商基本回到原点”。

  就在这次谈判后不久的12月21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宣布辞职。在美韩关系上,他一直反对削减驻韩美军,并主张不要大幅度提高韩方军费分摊份额。天平面临再次失衡,笼罩在美韩谈判上方的雾更浓了。

  立场不一 所求有异

  军费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折射出韩美双方在外交上的策略和立场变化:美国收回利益,韩国寻求平等。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战略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指出,特朗普政府对防卫政策和同盟体系的看法发生了较大变化,前几任总统一直看重美国对区域事务的介入能力,认为保持威信有赖于盟友的支持。但对特朗普来说,相较于战略安全,他的施政偏好在于经济问题等更实用的议题。

  董向荣表示,特朗普执政后,对欧洲和亚洲盟友摆出了“亲盟友、明算账”的姿态,要改变他们长期以来“搭便车”的情况。

  2018年3月,在美国强烈要求下,双方就《韩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重新谈判,新的协议规定韩国必须把对美国的钢铁出口量降至过去三年平均水平的70%;美国对韩国皮卡征税的期限延长20年,允许符合美国安全标准的美国车企每家每年向韩国出口5万辆汽车,较以前翻番。

  2018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期间,特朗普曾在美韩首脑会谈后的记者会上明确表示,“美国在韩国驻军3.2万,而韩国是个非常富裕的国家。于是我质问韩国,你们为什么不对美国支付的防卫费作出赔偿呢?”

  对韩国来说,难以接受的不是军费的数额,而是美国的态度。董向荣分析称,美韩之间是一种不对称的同盟关系,韩国一直希望能够寻求一种更为平等、相互尊重的关系。在防卫费分担的问题上,与其说韩国不能接受美方要高价,不如说受不了美国的颐指气使、居高临下。

  苏晓晖指出,韩方希望美国知道他们并不是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军费不是“保护费”。盟友应互为对方战略上的支撑,共同在地区事务中发挥作用。

  小吵小闹 难损根基

  据韩联社报道,今年的谈判中,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加入的可能性较高,也不排除由两国总统“直接谈”。

  双方有各退一步的余地。董向荣说:“与驻韩美军总体费用相比,美国的要求尚在可接受范围内,但花费应更透明。通过高层会晤来解决军费分担问题,是因为双方希望能够从美韩同盟的大局出发,不拘泥于具体的比例和金额,不使防卫费分担问题损伤对于双方都相当重要的同盟关系。”

  从长远来看,美韩之间利益契合度较高,同盟的共识远大于分歧,即使军费谈判前景未明,防务合作仍在稳步推进。

  2018年6月29日,驻韩美军司令部位于京畿道平泽的新总部大楼举行启用仪式。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说:“这是全球最大的海外美军基地,象征着新时代的开始,同时也象征着新美韩关系的开启。”

  2018年10月31日,第50次韩美安全协商会议(SCM)在美国五角大楼举行,韩国防长郑景斗和美国防长马蒂斯签署《韩美防卫合作指针》,双方就美军向韩军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后,仍保留驻韩美军和韩美联军司令部达成协议。

  董向荣表示,尽管朝鲜半岛局势在2018年以后出现了缓和,但韩国对美国的安全依赖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尤其在韩国保守派看来,韩美同盟仍是韩国的国家安全支柱。无论是美韩军费之争,还是贸易协定分歧,都是韩国应对特朗普治下美国的个别事件而已,就好像浪花朵朵,吸引眼球但掀不起风浪。而两国之间稳固的同盟关系和密切的经济往来,就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9 南阳新闻网http://www.nydaily.com.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b@nydaily.com.cn